正在阅读:窑坪村委会伙溢水镇政府报复陷害反映人的实事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生热点 / 正文

20170511200741_32230.jp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窑坪村委会伙溢水镇政府报复陷害反映人的实事

投稿 QPLN2020/06/17 13:05:48 发布 来源:未知 作者: 1201 阅读 0 评论 4 点赞
窑坪村委会伙同溢水镇政府对反映人报复陷害的实事反映:


赵小成住,陕西省-洋县-溢水镇窑坪村3组,农民生于1975年12月1日,身份证号612323197512011415,电话15029761329。
在这里我先主要简介我的主要反映内容是:2019年8月15日我的反映材料中要点是:坪村现任村主任多次侵占我宅基地使用权、教唆我母亲、教唆我女儿与我脱离关系、至我财产严重受损、侵害我人权最后拐走我女儿、制我家破人散、注销我妻子户口、粮食补贴款项等等都被现任村主任整去了,同年11月23日导致政府强拆我房。→前几年我找过村、镇无人管!在2019年里我又多次反映(我反映到汉中市长方红卫还是杳无音信,最后我反映到省长刘国忠那里给批下来,镇政府才给我处理,但是给我的处理的一塌糊涂的结果,→村、镇、县协同袒护村主任。责任全部归我了。而且村、镇伙同加重陷害于我💔。
窑坪村委会的土皇帝(绰号-眼睛睁不得)土皇后(绰号-墙缝的蝎子蛰人不闪面)们断我生存之路!
因今天(2020年6月14日)我们陕西省政府的领导来溢水镇-窑坪村委会检查,因此村、镇领导将我这个善良的农民截拦了。不允许我反映窑坪村委会村黑暗无光和欺压老百姓和贪污王法的事实。

① 第一次报复陷害反映人的时间是在2020年1月11号中午,我被村、镇领导们将我截拦到窑坪村小学校长办公室里镇政府的人有姓邓的、庞昌文和我们本地的贾忠庆,在窑坪中心小学的校长办公室里,有三个人说他们是汉中市政府的人员与问话和做笔录,但做完笔录也没让我签名,也没让我按手印,什么要求都没向我提!
直到省政府视察的领导们都走了以后,才将我放了回家(监禁我人身自由4小时以上)。
他们的这些行为超出了所有公民能承受的压力情况之外了!首先身份不合,事实不合,无正当事由,而且是虚构事实-掩盖他们长期性的违法行为!依当官的身份伙同村委领导使用不正当手段对善良的农民们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捅下黑手!!!等等😭😭😭😭😭
就连村委贪污,都是够疯狂的,猖狂的!大胆德贪污!
我来简说其中最近发生的一个实事:
②第二次报复陷害反映人的时间是2020年6月14日中午9过几分钟时侯,我正常驾驶着我的三轮车(我由南向北行驶)回家行至距药树坝村委会约600米处被一辆白色无牌轿车(由北向南行驶)停止在公路上挡住我的行驶道路(路右侧上方有户人家),紧接有两个我不认识的人示意让我停车并且口中说停一下有话与我说我感觉不对头像拦路抢劫的一样凶,我只好将车绕至左侧通行,这时这两个人将我的车身和车尾抓住不放!把我惊吓得不行,我只好轻轻的加油门将他们俩甩脱,但那两个人还在后面继续追赶我!我将车行至距他们60米外处,我停下来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我说我可是窑坪村的农民,你们这样是抢劫我,现在这个社会,我看你们还敢用这种方式抢劫我吧!同时我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我开动车继续往回赶,当我行驶至药树坝村委会这个路口处时(距村委会20米的地方),药村坝村支书等多人横路将我的车拦住,这时村支书伸手过来抢夺我的车钥匙!行为恶劣!村支书口中说你下来,我跟个话!我说我要回去有事,但不管我怎样说支书纠缠着我不放手,还继续抢夺我的钥匙。
这时我看到旁边站着的镇政府的官员们和其他人们有20多人(其中有,溢水镇政府书记宴国良,听有人说还有洋县的副县长也在现场)。
这时又从我左后侧上来一个人,非常凶的恐喝我,口出凶言、让我拿出驾驶证,并且说收我车、扣我车,又说他有权监管我的车,这个人说出狂言乱语,胜过黑社会语言,因为当时人多,我也就大胆的问了一下他是干什么的?这个人应答,我是溢水镇的专管这个道路的,我说你这是在想诈我吗?这个人更凶很的口中说出我就是想诈你里!并且恐吓我你下车,这时有两个人几次抢夺我的手机,我双手使劲全力紧抱我的手机,他们两个人最终没有夺走我手机。溢水镇政府姓邓的副镇长也参与其中胡言糊语阻挡我回家等。这已经表明了村、镇政府们会随时对我下黑手、对我有生命危险💔💔💔💔💔!←我们这个窑坪村的村委会和溢水镇政府是由黑社会组织组成的吗💔?
我急了,就趁机打110报了警(我打110报警他们这群人才对我没那么凶了),过了几分钟后一个公安车从窑坪村方向开来的(由西向东开来的车),车上人问我是不是我报警的,我回答是我刚才报的警,这个公安车停到路边,并且让我到这个车上坐着,车上姓杨的和年长一点的两个人,姓杨的这个人说他是派出所的管理人员,我向他们
说了我要回家有事,他们也不允许我回家,他们说今天是大学生在窑坪村视察,
我给他们两人(公安)说我回去有事,我也不会向大学生反映什么事情,而且我的这个事情也没有必要反映给人家大学生们,我给你们写个保证书,我按上我的指印,但他们不理我,也不允许我回家。
又过半个小时后来了一辆车下4个交通警察,问了我驾驶证等情况后,交警开了一个罚单,开了一个单并说要将我的三轮车扣押了,让我签了名。
一个交警将我的三轮车从药树坝村委会侧边的大路上开到溢水镇的前院里右侧放着,但是我的三轮车钥匙由杨主任押着。
然后镇政府官员们强势把我押到溢水镇政府的溢水镇公共法律服务站并由溢水镇杨主任看押。
在溢水镇公共法律服务站的厅里交警们问了一下我的情况后就把车还给了我,然后交警们就离开了。

就连我上厕所也得向他们同意和看着。
我多次提出我要回去,不允许。
直到下午17点后,赵长庆和姓邓的返回这里后的一段时间里还是不允许我回家。
在这里我在说一下(2020年6月14日)下午17点后溢水镇政府终于成功将我女儿连哄带骗的逼着我女儿来到了溢水镇政府的溢水镇公共法律服务站大厅里与我女儿见面(我与女儿已经有两年多没见过面了),今天我与女儿见面,也是另外被镇政府强逼着在今天下午见面的!主要是拖延我的时间,不让我回家,而且要等到省政府视察人员全部撤离了以后才会让我回家的,这就是镇政府和窑坪村委会真正黑暗无光的目的!
最后我允许走的时候我向杨主任要了我的三轮车钥匙(监禁我人身自由9小时以上)。
我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使用惨无人道的手段加害我。
跪请中共中央领导们救救我这个善良的,勤劳的农民吧。
发表人:赵小成
赵小成写于窑坪村三组
2020年6月17日。


已有0人点赞

yxrxPC.bmp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